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2020年08月09日 04:36:02 分类: 未解之谜

尽管UFO历史上的许多第一次都发生在美国,但有一个例外。1977年,法国政府在世界范围内首次组建了一支由科研人

尽管UFO历史上的许多第一次都发生在美国,但有一个例外。1977年,法国政府在世界范围内首次组建了一支由科研人员组成的全职的、永久的UFO研究团队,一直持续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

1974年3月,时任法国国防部长的罗伯特格里(Robert Galley)接受了一次电视采访。那次采访的内容本该成为世界各大报刊的头条,但奇怪的是,结果并非如此。他向法国人民保证,法国政府对待UFO非常严肃,目前正在进行研究,而且说曾经有雷达捕捉到过目标物信号,法国空军飞机也曾追踪过这些物体,尽管有些UFO目击事件能够得到解释,但其他的无法解释。他补充说,如果民众了解政府收到的相关信息的

数量和质量,他们一定会为此感到不安。

这次让人震惊的访谈或许代表了大多数人的真实心声。法国并没有因为北约协议受制于美国,反而成为第一个选择发声的国家。

格里是听从了科研人员的建议才做此举动的,尤其是来自图卢兹法国空间研究中心的克洛德波厄(Claude Poher)博士的建议。很明显,康顿的报告、美国科学协会的专题报告、海尼克在公共场合的表现以及法国国防部交由他们评估的UFO目击事件第一手资料,都让波厄与同事皮埃尔格林(Pierre G uerin)激动不已。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

格里发言不久后,波厄完成了一篇《UFO主要数据分析报告》,格林则写了一份立场声明,二人将两篇文章以英文形式发表在当时著名的杂志《飞碟评论》上。

UFO也许是科学之谜

UFO被当成科学之谜进行研究,而不再被作为空军的心腹之患处理。

1977年5月1日,法国政府宣布成立不明航天现象研究小组(GEPAN)。由波厄负资,格林也是团队成员。

在斯皮尔伯格和海尼克的电影《第三类接触》在全球上映,美国公开一度被视为机密的UFO档案之时,该研究小组的成立被视为UFO历史上的一次跨越。比起前25年来,UFO研究在后康顿时代的几年时间里进一步走进公众视野。究其原因,主要是UFO被当成科学之谜进行研究,而不再被作为空军的心腹之患处理。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GEPAN成立之初与UFO学界的联系颇为频繁,但遗憾的是,大多数说英语的UFO学家忽略了这些资料,而且主流科学杂志也从未提及。然而,对那些不辞劳苦获得GEPAN报告的人来说,这些资料显得弥足珍贵。

法国宪兵队就此专门抽出调遣小组跟踪相关事件,而且在必要时通知GEPAN。一大批科学实验室随时待命,准备研究UFO样本或者其他物理证据。一切都高效而透明。

巴特尔研究中心的发现

每起事件中可获得的信息越多,目击者报告的水准越高,事件被解释通的可能性越小。

1978年,GEPAN共收到了354份报告(截至1984年,报告总数达到1600份),而且其中大半都是关于近距离接触的事件。出现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是,警察不再像以前那样剔除大量目击事件了。

这些报告中,有大约1/4被GEPAN视为真实的UFO报告,正如他们在1979年发表的第一篇重要报告中指出的那样,这些报告提出了一个真实的问题。比这种坦诚更为重要的是,GEPAN重复进行了25年前巴特尔研究中心的研究,而且发现了相同的问题,即每起事件中可获得的信息越多、目击者报告的水准越高,事件被解释通的可能性越小。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他们的发现不止于此。比如,他们发现,天气状况越好,UFO目击事件越多。这一发现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如果UFO仅仅是对已知事物的误判,那么被误判的事物就应该是真实的;同样,如果UFO只是幻觉产生的,那么就与天气状况无关。因此,天气状况良好时UFO目击事件数量增多,很好地证明了它们的真实性。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基于这一理由,GEPAN在计划的头两年有了更多发现,并得出以下结论:目击者确实看到了UFO。但是,随着计划的升级,GEPAN不得不付出的代价是逐渐提高机密等级。GEPAN后期发表的一份关于与法国政府内部讨论的报告称,(调查)结果令人不安,总统科学顾问认为公开发表的话需要高度谨慎。

总统顾问的这一建议从1980年前后开始见效。波厄博士退休后开始环球旅行,年轻的天文学家阿兰埃斯特尔(Alain Esterle)博士接管研究小组。他比前任小心谨慎多了,但仍然保持了与UFO学界的一些联系。1981年5月,詹妮伦道斯(Jenny Randles)与阿兰埃斯特尔在伦敦会面,后者暗示说,其计划中的一些科学家认为,一些证据实际上显示了某些事件背后确实存在外星生命。

詹妮1983年年初到访法国时,从GEPAN那里获得了一些研究资料。当时,他们经常在期刊上发表限定版技术说明(每篇都用100以内的数字作为身份识别码)。这些资料都非常详细,包括照片、实地测量、实验数据等。每份资料只用来分析一个事件,所有的文章加起来足足有一本书那么厚。这些都是UFO历史上的经典案例,比如,1981年1月26日,一架带有舷窗的飞行物在农民的汽车上方盘旋。导致汽车发动机发生故障,电路也遭到破坏。GEPAN对此的结论是。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该事件为不明肮天现象。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詹妮在1983年2月21日再次到访法国时,《星期日泰晤士报》(Sunday Times),一家从未报道过GEPAN正面研究的报纸,以讽刺性标题刊登了一篇文章《不会再有飞碟了》。该文章称,鉴于经济考量,政府决定关闭GEPAN,因为继续该计划是一件耗资巨大且毫无益处的蠢事。不过詹妮发现,法国UFO学家都认为GEPAN只不过是转入地下,终止与外界合作而已。该组织在1983年改组,中心仍位于图卢兹,但《星期日泰晤士报》却未纠正关于GEPAN被完全关停的报道。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1983年年末,皮埃尔格林发表了一份立场声明,指出当局正在利用各种手段使科研人员否认UFO的存在,尤其是那些对UFO研究不那么感兴趣而不愿独立开展研究的科研人员.

格林的这一评价不无道理。有人操纵科学界贬低UFO目击证据,理由五花八门,例如,UFO学家自己对外星入侵持怀疑态度;再比如,政府希望加大军事方面的科研投入。当然,如果一个人对UFO感兴趣的理由不在于想知道它们是什么,而在于如何利用它们来制造某种武器的话,那么对全世界没有宣誓效忠于美国国家安全局的科研人员来说,最不希望承认的事情就是UFO资料所具有的价值。

普罗旺斯特朗UFO着陆事件

1981年1月9日,长期遭受UFO困扰的法国东南部小镇多拉格瑞安的一名警察接到了一份新的目击报告,报告者是附近村子的一位农民,名叫雷纳托尼古拉。

发生在普罗旺斯特朗地区的UFO着陆事件是GEPAN处理的最敏感的调查事件之一。1987年6月,詹妮与GEPAN的新主任让雅克维拉斯克(Jean Jacques Velasco)在华盛顿会面。维拉斯克表示对普罗旺斯特朗不明飞行物着陆事件非常关注。该事件发生时,时任GEPAN主任的阿兰埃斯特尔曾慷慨激昂地称:通过分析各种要素得知,的确发生了与目击者描述的经过相似的情况。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事件经过大概是这样的。1981年1月9日,长期遭受UFO困扰的法国东南部小镇多拉格瑞安(Draguian)的一名警察接到了一份新的目击报告,报告者是附近村子的一位农民,名叫雷纳托尼古拉(RenatoNicolai)。尼古拉的房子坐落在Nartuby河谷两岸的斜坡上,尼古拉曾带警察到现场查看。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前一天17时左右,正在田里干活的尼古拉听到了微弱的嗡嗡声,转身后,他看到一棵巨大的松树上空有一架飞行物该飞行物并未旋转,正朝地面驶来。该物体状如卵球,底部有四个开口。就在尼古拉向它靠近的过程中,该物体已经在斜坡上降落,短暂停留之后就起飞离开了,起飞时同样伴随着微弱的声响,而且底部尘土飞扬。这架比普通汽车稍小的飞行物爬升了大约15米后,突然加速朝东北方向飞去。

尼古拉说该物体是银白色的,表面有连续的脊状突起,四个开口中有两个可能是发动机或者起落架,另两个看起来像通气口。尼古拉确信那是一架组装机器。

1979年2月,一架几乎一模一样的飞行物降落在英国西约克郡利兹的米恩伍德。就在同一个周末,一架UFO也降落在贝卡普附近的一处采石场,美国空军飞机曾将一架不明飞行物驱赶至绍斯波特和黑潭之间的海域。当地一份报纸称,黑潭民众被惊呆了,斯凯里斯布里克的一处停车场也被噪音损毁。这两起事件的相似度极高。

回到普罗旺斯特朗事件。在此事件中,警察得到的不仅有尼古拉的陈述,还有物理证据。在飞行物着陆点有奇怪的圆形痕迹,这些痕迹有十几厘米宽,直径达2米。警察在现场采集了样本。

3天后,GEPAN介入调查,警卫队也奉命前来调查,采集了更加详细的样本。GEPAN科研人员对此开展了专门的独立研究。

迈克尔波乃思负责指导国家农业研究中心对UFO着陆点植被的损害状况进行研究分析。研究结果显示,飞行物着陆点的植物的叶子出现了老化现象,这种老化在植物生长的自然进程中和实验中都不可能被复制。着陆点的土壤也出现了无法解释的重大变化。GEPAN称:对于这一系列现象,我们无从解答但可以肯定的是,此处发生了一起非常严重的事件。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此事件的分析报告完成后不久,GEPAN的工作就转入了地下。维拉斯克在华盛顿报告时称,普罗旺斯特朗地区的着陆事件非常重要,导致植被和土壤发生变化的并非能量辐射,而是电磁场。

1990年,波乃思在《科学探索》杂志上撰文,就这些影响阐述了自己的看法。他说,自己对此感到非常震惊,也很困惑,常见的手段,比如电离、温控或氢化都不能对自己的发现给出合理的解释。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1988年11月,UFO学家杰奎斯瓦利在植物学家波乃思的陪同下重访了事发地点,并将样本带回加利福尼亚一所研究机构,那里有世界一流的科研人员对样本进行进一步研究。该研究机构希望被匿名,不想公开其与UFO研究之间的联系(这也是个非常普遍的问题)。他们发现,即使用X射线对样本进行轰炸,他们也无法得出任何合理的解释。

GEPAN失信于民

1991年7月15日,退休后的罗伯特格里接受了一家备受尊重的杂志的采访。在解释自己为何在1974年的采访中没有宣布小绿人存在的真实性时,他说:它们当然存在,而且一直存在,只不过一些大气中的发光现象现在还没法解释。

格里还提及了1989年至1991年发生在比利时的三角形飞行物事件,以及有人认为它们是美国无人机的种种说法。对于该事件的种种可能性,他的观念一直比较开放,谈到了美国间谍飞机在法国领地皮埃尔拉特地区的铀浓缩工厂上空偷拍一事。当时,格里得到情报后,派遣一名法国空军上校火速前往拉姆斯坦空军基地,将间谍机当场抓获。他们并没有公开就此事指责过美国,但如果这件事可以在法国发生,那么外形酷似UFO的美国新型间谍机也有可能飞抵比利时上空。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法国另一家负责任的期刊《现象》刊登了一篇对GEPAN(后更名为SEPRA,增添了调查轨道航天器重返地面的任务)的名声不利的文章。维拉斯克与其他科研人员都曾前往海外参加UFO研究会议,但GEPAN似乎不太愿意承认发生在家门口的一些现象。许多科研人员都曾公开指责GEPAN,称其为秘密批判者。比如,物理学家让皮埃尔在1988年说,GEPAN成立于UFO目击事件报告大量出现之时,是在格里的公开支持下成立的,其目的并不是研究UFO事件,而是如何将事件抹去。

美国ufo事件到法国的UFO接触史

温和派UFO学家佩里佩卓基斯(Perry Petrakis)认为,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人们只能假定GEPAN是清白的,但过后还是要面对真相。他援引了好几件案例,在这些事件面前,科研人员要么极不情愿参与,要么拒绝公开发声。


Tag:美国 , ufo , 事件 , 法国 , UFO , 接触

热文